第267章 什么叫做苦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

查看最新章节,请加入书签,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。

热门小说推荐: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楚臣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
    赵允良父子在经过辟谷之后,仿佛是打通了任督二脉,脑子也变得更灵光了。

    让赵宗绛下去体验民情,这是一步好棋,不但不会刺激到赵祯,而且还能获取各方好感。

    奏疏里并非是赵允让说的那么简单,而是很复杂

    赵宗绛指出了百姓的生活艰苦,并且还有几条建言,其中一条就是每年在青黄不接时开仓打压粮价。

    “他还学了沈安当初压粮价的手段,建言官家在开仓放粮时派御史下去查看,若是谁敢趁机收粮就加重处置,商人流放,官吏发配……”

    够狠啊!

    赵仲鍼起身道:“翁翁,此事却不好让爹爹知道。”

    赵宗实还在调养中,若是逼着他去做这等琐碎的事,说不定会犯病。

    赵允让颓然道:“此事……罢了,就让赵允良家占个先机。”

    他捶打了一下榻,心有不甘的道:“仲鍼你且好生读书,日后咱们再让他家好看。”

    赵宗实不行,但赵仲鍼却在下一代中最为出色。咱们先忍忍,天亮才见马牙霜啊!

    赵仲鍼行礼出去,老仆劝道:“阿郎,十三郎稳重,当年在宫中时官家和皇后多有眷顾,咱们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赵允让摇摇头道:“老夫也想随波逐流,可老八家当年锋芒毕露,行事霸道。既然开了头,就算咱们家退了也无济于事啊!”

    所谓的八大王,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行事凌厉。

    “赵允良哪怕装老实,可那一家子的秉性就那样了,难道狗还能改的了吃屎?”

    赵允让的眼中多了厉色,说道:“此事不进则退,一旦被赵宗绛得了大位,咱们家就别想还有安生日子过!弄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微微凝滞,然后看向外面,木然道:“辽人喜欢神鹰,每年向更北边的部族征收……神鹰只在悬崖峭壁上存活,孤傲不训,捕捉者要冒着粉身碎骨的风险攀岩而去……就算是捉到了还得熬训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给神鹰闭眼,一旦它闭眼就惊醒它……一直熬啊熬……直至神鹰屈服。”

    老仆心中一凛,问道:“阿郎,难道官家如今就是在熬咱们两家吗?”

    赵允让坐在榻上,骂道:“帝王都不是人,从登基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不再是人了!那脑子都不是你我能想象的,骨子里……他们的骨子里都是冰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老夫进宫……那就是牢狱啊!处处皆是冷冰冰的,弄不好就会走错说错……如履薄冰,十三郎就是这般被折磨病了。”

    风扇的风轻轻吹来,老仆突然打了个寒颤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除非是会投胎,否则就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沈安家的庄子上,作坊已经建起了一片,不时有牛车出入。

    沈安带着赵仲鍼和折克行进了作坊里,一进去就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“见过郎君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制作香露的地方,那些男子正在装瓶。

    很原始的漏斗,精确计量只能靠提子。

    再往下就是最后一道工序:检查和盖塞子,外加封蜡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说很简单的赵仲鍼和折克行被沈安赶去操作了半个时辰,结果手忙脚乱的,还打碎了几个瓶子,香露溅了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郎君,这二人笨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管事有些心痛那些香露,就给沈安告状。

    沈安站在门外,边上就是女式内衣的作坊。

    管事回头看了一眼里面,不忿的道:“他们还在笑呢!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沈安喊了一声,赵仲鍼和折克行如蒙大赦,带着一身香味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管事心中欢喜,也就不计较他们的‘蠢笨’了。

    麦收之后,田地里空荡荡的一片,却成了鸟儿的乐园。

    “田间有不少遗落的麦粒,还有些杂七杂八能吃的东西,所以这是鸟儿最后补充食物的好机会。等过了秋天,它们就只能是望天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捡起一块土,用力的扔了过去,顿时一群鸟儿就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仲鍼问道:“不是说要拾麦吗?”

    沈安看了他一眼,讥诮的道:“知道麦粒掉进地里有多难捡吗?不过你能有这等想法倒是好事,说明你的心还不冷。去吧,你们俩去地里捡捡麦粒,每人一百粒,完成就上来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何不食肉糜,就是在照顾赵仲鍼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一百粒……不多啊!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面带轻松的微笑下去了,沈安就在边上踱步。

    一个老汉负手过来,近前后叉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郎君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安没怎么在庄上冒泡,所以大家还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老汉指指地里的赵仲鍼两人问道:“郎君可是要麦粒吗?”

    沈安点头又摇头,“只是让他们捡一些回家喂鸡。”

    老汉叹道:“郎君,这段时日家里的鸡都在田里放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节地里有东西吃,百姓也不是傻的,都把自家的鸡赶到这里来找吃的。

    沈安也没想到这个,就正色道:“只是磨砺一番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磨砺啊!”

    老汉嘀咕着告退,听那意思……这分明就不是磨砺,而是折磨。

    赵仲鍼弯腰在寻找着麦粒,从下地到现在有半个时辰了,他才找到了三十多粒。

    他直起腰来,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见前方的折克行在认真的寻找,就说道:“遵道,很难找啊!”

    折克行没答话,他的脚步不停,很快就开始换地方了。

    他是神箭手,眼力自然比赵仲鍼厉害许多,所以两圈下来,他就捧着麦粒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一百粒!”

    沈安点点头,问道:“你在府州城也算是个衙内,种地是不可能的,今日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折克行苦笑道:“折腾人。小弟以前也经常见到农人在地里干活,总觉着不怎么辛苦,今日一试,才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算是解脱了,赵仲鍼却又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完成任务,上来时腰都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扶着杨沫,龇牙咧嘴的道:“安北兄,某如今方知农人之苦啊!”

    他以为这就是苦,可沈安却淡淡的道:“这只是松松筋骨罢了,真正的农人,从上午下地,有时要忙碌到晚上。这就叫做日出而作,日落而归。而你不过是一个多时辰,这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么辛苦?”

    赵仲鍼叹道:“若是这般,某却是不识民间疾苦,丢人!”

    这个态度不错,沈安却没有赞许,而是继续敲打道:“这不算是疾苦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算?”

    赵仲鍼瞪着眼睛,觉得这样的日子就已经是再苦不过了。

    沈安带着他们去了庄户家。

    五间茅屋,这就是四口之家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主人家叫做李二,妻子王氏,两个半大孩子一个叫做李大狗,一个叫做李三狗。

    “见过郎君。”

    李二搓着手,脸都涨红了,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王氏却大方些,叫了李大狗和李三狗去搬凳子。

    几人坐在外面,沈安问道:“今年麦收之后,家里的存粮能吃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李二低头道:“郎君,省着些……好歹能撑住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很粗糙,而王氏的手也不细嫩。

    “郎君,最怕的就是二月和三月……”

    王氏抬头道:“神仙难过二三月呢!咱们这好歹有蔡河在,浇灌方便,而且郎君您接了庄子之后,那些官吏也不敢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仲鍼不解的问道:“神仙难过二三月是什么意思?官吏来……他们来作甚?”

    沈安解释道:“神仙难过二三月,就是因为那时节地里的粮食还没收成,树上的嫩叶都被人抢光了,野菜也是抢手货,家中的存粮也没了……那时候最难熬,熬不过去一家子就只能做乞丐。”

    他冲着李老三招手,可李老三却吸着鼻涕不敢过来。而大些的李老大就站在边上憨笑。

    “至于官吏,你说他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是带着他来接受民情教育的,所以直接撕开了那些盛世下的伤疤:“都是来占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赵仲鍼的眸色渐渐黯然,问道:“这样的多吗?”

    王氏把李老三叫过来,伸出大拇指在他的鼻下一抹,然后把大拇指在鞋底上擦了一下,鼻涕就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赵仲鍼的咽喉涌动了一下,王氏却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多呢,咱们这还算是好的,靠着蔡河,还有郎君镇着,只是别处的农户日子不好过,每年都要熬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更差的吗?”

    赵仲鍼有些震撼,李二憨笑道:“有呢,很多,有的熬不过去了,就把还在灌浆的麦子捣碎吃了。有的是卖地,然后就去帮人种地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悄然起身,然后叫了杨沫来。

    “让他在这里住三日,每日跟着李家起卧做事,同食。不过让人把锅碗煮一煮,弄干净。水也得烧开了喝。”

    他有信心能把赵仲鍼变个样,不会重蹈历史上的覆辙。但磨砺不可少,至于赵仲鍼受苦……

    想当皇帝你还不愿意受苦?

    那你就是想做昏君!

    沈安觉得这个苦头赵仲鍼该吃,可他自己却准备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安北兄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赵仲鍼下意识的觉得沈安会和自己同甘共苦,一起在这里熬三天。

    沈安一脸遗憾的道:“果果这几日在家有些爱哭,我得回去看看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不然我真想留下来啊!

    剩下的话他没说,赵仲鍼已经自行脑补了:“那你赶紧回去,这边某能熬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都不是事,以为这三天会很好熬过去。

    沈安欣慰的对他道:“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赵仲鍼欢喜的接受了亏赞,丝毫没有被沈安给卖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娃有时候也挺实诚的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,黄春在等着了沈安。

    杨沫追上来,苦着脸道:“小郎君怕是吃不了这个苦啊!郡王那边也不知道是何意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的衙内,没几个能吃苦的,更遑论这些金枝玉叶的宗室子。

    赵宗绛就是出来‘考察’了十多日,然后回去总结出的建言。

    但他的考察只是走访,而不是同吃同住。

    “郡王那边我会去说,庄上有邙山军在,安全不会是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杨沫苦笑道:“邙山军连国子监的学生都打不过呢!”

    沈安笑了笑,说道:“你可以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杨沫跃跃欲试的道:“果真?”

    沈安招手把黄春叫过来:“这是杨沫,乃是小郎君身边的侍卫,他想见识一番邙山军的本事,你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黄春正色道:“这位兄弟器宇轩昂,咱们怕是无人能敌……不过既然郎君有交代,小人会让他们舍命陪君子。”

    杨沫的脸上多了些嘚瑟,然后又隐了下去。

    黄春打个呼哨,那边就来了两个乡兵。

    “见过郎君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看似懒散,可等黄春说了杨沫的要求之后,沈安看到了些欢喜。

    这两人和杨沫去边上比试,沈安和黄春在另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输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不想让杨沫在这里刷分。

    黄春奸笑道:“郎君放心,那二人是乡兵里最出色的,在辽境内杀了不少人,杨沫那等没见过血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是几分钟,杨沫就一瘸一拐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两个乡兵拱手道:“郎君,杨郎君厉害。”

    这是赢了?

    沈安刚才没看,就是想给杨沫留些面子。

    杨沫低头拱手道:“小人却是……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车轮战了?”

    沈安假装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等乡兵搭话,杨沫就惭愧的道:“没有,就一人。”

    傲气被打下去的杨沫显得很老实,他恳求道:“沈郎君,先前他们定然是疏忽了,否则不会败给那些学生。小人恳请这三日和他们一起操练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诚恳,却不知道沈安是作弊的,于是……

    被戳了肺管子的沈安干咳一声道:“那个……春哥啊!”

    “小人在。”

    黄春想装作肃然的模样,可那八字眉一挑起来,就让人觉得想笑。

    被戳了肺管子的沈安淡淡的道:“这三日要盯住了赵仲鍼,不许他在外面找吃的,也不许给他送东西,就要同吃同住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着赵仲鍼,可目光却往杨沫那边瞥。

    弄他,这三日让他多吃苦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更,求月票。今天三更,明天再恢复四更。下面两更:16点,19点。

    .m.

    

章节错误/欠更/内容违规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