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老夫才是蠢货啊!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

查看最新章节,请加入书签,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。

热门小说推荐: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楚臣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
    陈忠珩是官家的近侍,一般出来肯定是有目的。

    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赵仲鍼起身,陈忠珩顺势走过来,见到赵允让的模样后就说道:“哎!这是何苦呢!”

    你们刺激官家,这下好了吧?倒霉了吧?

    这话意味深长,此刻却无人去揣摩。

    “官家听闻郡王病了,就让某赶紧带着御医来了。”

    御医来了?

    气氛热烈了些,大家都觉得不是个坏兆头。

    御医进来诊治了一番,然后说道:“这是急切了,老人忌讳这个,一下就烧了起来,不过刚发病,还好。”

    急切了?

    陈忠珩看了御医一眼,御医微微点头,表示确诊。

    这火都烧上来了,鼻息咻咻,显然是心急了。

    赵仲鍼站在那里,突然鼻子一酸,泪水再度滑落。

    外面传闻赵允让是气急败坏才病的,可他倔强一生,哪里会因为这个而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他分明就是担忧子孙而心急如焚……

    陈忠珩并未走,等御医一碗药灌进了赵允让的肚子里后,他问道:“可稳妥了?”

    御医自信的道:“稳妥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半个时辰,赵允让的烧竟然就退了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睛,当看到了陈忠珩时,就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陈忠珩赶紧过去,然后伸手按住他,笑眯眯的道:“郡王折煞某了,躺好躺好。”

    赵允让觉得口渴,可却直勾勾的看着陈忠珩问道:“官家是何意?”

    室内的气氛骤然一紧。

    陈忠珩看看左右,微微点头道:“官家听闻郡王熬夜核算账册,就担心郡王的身体,这不某就带着御医来了……官家说了,事要慢慢做,不着急。宗室的老人不多了,要保重……”

    赵允让的脸上一下就多了光彩,他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回禀官家,就说老夫知道了,回头那账册继续算,多久都算。”

    陈忠珩笑道:“郡王果真是宗室长者,老成谋国啊!某定然回禀给官家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赵宗实一眼,见他面色苍白,就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等再看到眼睛有些红肿的赵仲鍼时,他就更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十三郎代为父送陈都知。”

    前脚陈忠珩才出去,后脚赵允让就咆哮道:“老夫还没死呢,一个个就弄出张丧父的脸来作甚?滚!”

    外面的陈忠珩眼皮子跳了一下,赞道:“郡王好精神。”

    赵宗实尴尬的道:“是啊!家父……精神。”

    这才醒来就开始骂人,谁有他精神?

    他把陈忠珩送出了郡王府,再次回到房间时,就见一群兄弟都还在,谁都没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爹爹,陈忠珩这话有些玄妙啊!”

    赵允让觉得身体里的那股子燥热在渐渐消散,浑身舒坦。

    他冲着站在角落的赵仲鍼招手:“仲鍼来。”

    赵仲鍼迟疑了一下,然后缓缓过来,跪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“翁翁,孙儿不孝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赵允让叫人把他拎起来,然后说道:“此事翁翁却是错怪了沈安,自家还恼火犯病,这是什么?这就是自作自受啊!翁翁自诩阅历深厚,可在此事上却不及沈安敏锐,丢人!”

    赵仲鍼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却不知道这是什么说法。

    那些儿子们也是有些懵懂,参悟出来的那几个都在微笑。

    幸好还有聪明的儿孙啊!

    赵允让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官家的意思是说……那账册咱们家可以慢慢弄,让老夫保重身体,这就算是……脱罪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儿子们马上就欢喜起来,加上赵允让的气色看着不错,所以气氛渐渐多了轻松。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爹爹,那和沈安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这是大部分人的疑惑。

    沈安说的是郡王府太嘚瑟了,所以官家看不过去,直接下手让他们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我们没嘚瑟啊!

    赵允让看着虚空,叹道:“宫中才生了皇女,官家的心情郁郁,这当口咱们去找了幕僚,心急火燎的为了十三郎和仲鍼进宫做打算,你们说说,官家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官家是帝王啊!”

    帝王不该是没感情的吗?

    那些臣子每年都会进言,让官家赶紧请了宗室子进宫,可官家不也是没发飙?

    赵允让的神色有些古怪,最后嗤笑了一声,说道:“大宋实则是帝王和文官共治天下。官家忌惮文官,可却不会忌惮咱们。那没处去的火气都冲着咱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自作孽啊!

    有人就问道:“爹爹,兴许是您病了才让官家改主意的呢?”

    “蠢!”

    赵允让想发火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的死活官家不会挂心,懂不懂?”

    宗室的人病了,除非是重病,否则御医不会来。

    而陈忠珩更不可能会来。

    至于宗室的人死了,官家最多是流几滴眼泪,可也仅仅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儿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沈安说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早就看到了这个?”

    “爹爹,咱们先前还不听他的,他这是不是恼火了。不然先前就该来探望您的。”

    赵允让却彻底想通了,苦笑道:“沈安尽力劝说了,只是老夫当时鬼迷心窍,却是把他的话当做了耳旁风,自作孽啊!”

    这一场变故沈安早就猜到了,而且还提前给郡王府说了。

    可大伙儿都没当回事,结果差点翻船。

    尴尬啊!

    一家老小面面相觑,都觉得全家的脑子加起来竟然还比不上沈安那个少年管用。

    丢人啊!

    赵允让摇头,其他人都看向了赵仲鍼。

    “仲鍼,先前却是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叔伯先前对赵仲鍼不满之极,难听的话也说了一箩筐,此刻赵允让说清楚了此事,就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一个伯父走过来,笑眯眯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说道:“那沈安就是个有出息的,仲鍼你和他交好,以后定然也会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伯父干咳一声,正色道:“先前却是急切了,弄错了此事,幸亏仲鍼当时坚定,否则真把沈安请来了,那咱们家的脸可就丢了,哎!都是急的啊!”

    “仲鍼可别往心里去,回头咱们还得托你去感谢沈安一番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叔伯的态度转变的太快了,让赵仲鍼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沈安当时说嘚瑟的时候,那神色有些唏嘘,当时他还以为是为了自家,此刻想来,定然是在为了官家的境遇。

    我也是嘚瑟的,所以才没有体会到那等心境。

    安北兄当时也在暗示我,可我却没有察觉,他定然是失望了吧……

    在一阵热情的声音中,赵仲鍼躬身道:“此事多亏了安北兄,我在此事上却是轻浮了,自请静室独处三日。”

    这群叔伯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仲鍼此次表现的很是坚定,为何说是轻浮了?”

    有人不解,赵仲鍼说道:“若是能早些察觉了官家的心思,翁翁也不会遭罪,我却是错了,不孝之至。”

    他冲着一脸欣慰的赵允让躬身,说道:“翁翁保重,孙儿这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等他出去之后,一室静默。

    那些叔伯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侄儿都说自己浮躁了,所以害的赵允让生病,那我们作为叔伯的呢?

    一伙叔伯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爹,孩儿想起了以前的仲鍼,狡黠,还调皮,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赵允让点头道:“是啊!变化颇大,让人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那沈安难道就那么出色?竟然能让仲鍼进步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赵宗实对此事最有发言权,他说道:“仲鍼这一年来越发的懂事了,而且还知道了不少我也不懂的学识。”

    才跟着沈安厮混了这一年,赵仲鍼的变化之大,让人心惊和欢喜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……他长进了啊!

    赵允让欢喜不胜,说道:“见到仲鍼如此,为父此刻都愿意含笑而去,欢喜啊!”

    儿孙长进有出息,这是长辈最大的欢喜,在场的都懂。

    一番欢笑后,赵允让骂道:“赵允良那个畜生,去看看,为父打赌,宫中人不会去他家,他铁定还在熬夜算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原郡王府里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赵允良看着那一屋子的账册,再看看那几个儿孙在艰难的核算,不禁就悲从心头来。

    这都熬几宿了啊!

    新请的几个幕僚看着这一幕也有些伤感,其中一人说道:“郡王,官家说让府中的人做,要不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草泥马!

    其他几个幕僚不禁用杀人的目光扫了这个同僚一眼,心想那么多账册,能让人算到发狂。咱们好不容易没栽进去,你特么竟然还主动想帮忙?

    大家都才将被招聘进来,和主家没多少感情,所以旁观才是王道啊!

    赵允良满意的道:“几位先生的心思是极好了,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多了几个幕僚,这速度顿时就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允良也得了空闲,就关心了一下老对手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夫只是说了一番话,他赵允让若是被气死了……这事儿还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赵允良说着麻烦,但眉间的得意却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郡王,宫中的人往汝南郡王府那边去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行了?”

    赵允良有些心虚,担心自己会被牵累。

    消息不断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郡王,陈忠珩去了那边……还有御医随行。”

    赵允良的脸色渐渐变了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他在自我安慰着,觉得可能是赵允让不行了,所以陈忠珩才亲自出来。

    “郡王,那边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来禀告的下人一脸纠结,赵允良骂道:“蠢货!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下人偷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王府周围的人说的,他们说那人骂人的声音外面都能听到,骂的……他还骂了您。”

    赵允良觉得很遗憾,就叹道:“他骂了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骂您是……是老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家伙才是老畜生!”

    赵允良觉得这事儿可以告一段落了,大家一起算账吧。

    而且他一琢磨,就觉得官家会不会是担心他们两边争斗起来,所以才弄了这些账册给他们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整日都陷在那些数字里,吃饭睡觉脑子里都是数字,哪还有功夫去琢磨自己的老对头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真相了,于是就说道:“抓紧算吧,越认真越好。”

    一家子包括新请的幕僚都在算账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郡王,宫中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赵允良欢喜的道:“肯定是好消息,迎一迎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陈忠珩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着三辆牛车,上面堆满了账册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允良看到那些账册后,那怒火真是遏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陈忠珩昂首道:“这是新的,郡王接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允良大怒,却不敢发作出来。

    一家子看着新增加的账册欲哭无泪,赵允良笑道:“赵允让那里也好不了,去看看他家都了多少。他家人口多,说不准会多出好几车来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就把剩下的账册分解了,按照人头分解。

    有儿子抱怨道:“爹爹,那几个幕僚正好能把新来的账册接过去,咱们还是那么多啊!”

    赵允良只觉得心中一跳,但觉得不大可能。

    “郡王,赵允让那边没增加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一群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新来的幕僚呆呆的道:“莫不是……那几车账册莫不是专门为我等准备的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人真相了。

    赵允良喃喃的道:“难道真是……难道请幕僚错了?”

    他看着那几个面色难看的幕僚,一拍脑门子,懊恼的道:“让那老东西猜对了!”

    他只觉得胸口发闷,想吐血……

    “老夫当初还讥讽他驱散幕僚是儿戏,是个蠢货,如今看来……老夫才是蠢货啊!”

    赵允良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幸而有人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呐!郡王晕倒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更送到,月底了,求月票,求支持。

    

章节错误/欠更/内容违规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