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7章 找不到黑油某死不瞑目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

查看最新章节,请加入书签,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。

热门小说推荐: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楚臣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
    “……陆路大宋北边被辽人卡住,西北有西夏人阻拦,南边有交趾人……大宋被压在中间,唯一的出路就是出海!”

    赵顼站在朝堂上侃侃而谈,赵顼心情复杂的在想着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赵顼的小时候,好像就是在昨天,然后一夜之间这个孩子就长大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孩子已经能站在这里和大家争辩了,看不到一丝慌乱和无措。

    朕老了?

    他轻轻拍拍大腿,觉得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宋的问题就是缺钱,所以必须要出海。”赵顼继续分析着:“可海外有什么?有海盗,有不怀好意的国家,大宋的海商比不过大食人。大食人精于此道多年,知道哪里有危险,知道哪里有钱,所以大宋需要战船出海,去镇压一切不臣。”

    韩琦皱眉道:“大王可知大海之上风云莫测,一个不小心,整支船队都会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“可却不能因噎废食吧?”

    赵顼一句话就顶住了韩琦。

    曾公亮说道:“据闻辽人也在打造水军。”

    殿内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个坏消息,当年大宋惧怕辽人走水路进攻,所以想给黄河改道。

    如今辽人竟然重振水军,这事儿……

    “要是辽人走水路,沿海一带怕是会风声鹤唳,而且他们若是登陆……”

    “登州水军如何?”赵曙记得登州水军的任务就是监视辽人,若是发现对方走水路而来,那就赶紧禀告。

    至于抵抗,大海很大,辽人可以任意选择登陆地点。

    富弼说道:“陛下,登州水军怕是力有未逮。”

    韩琦一咬牙,说道:“记得臣做枢密使的那些年里,登州水军和辽人多次交战,双方都默契的不说话,只是厮杀……既然如此,那便挑衅一下,试试辽人的水军如何。”

    赵曙在犹豫。

    那是辽人啊!

    在大宋强大之前,他真的不想去招惹这个庞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不是胆小,而是实力真的不够。

    “爹爹,让秦臻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顼看向韩琦的眼中多了满意,觉得这位的神助攻来得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赵曙想起宰辅们的忧虑,就问道:“秦臻他们才将成军,可是辽人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陛下,他们去助威即可。”

    韩琦觉得事情要分开看,“就像是厢军,临战时他们就是搬运辎重的命,可看着人多势众,敌军也会心虚啊!”

    这就叫做撑人头。

    赵曙意动了,“要不……试试?”

    于是赵顼再次去了一趟金明池。

    “朝中说你等就是海上的厢军,就是去给登州水军撑人头的,撑场面的,屁用没有!”

    赵顼的脸色不大好看,可下面的将士们却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啥?说咱们是给登州水军撑场面的?他们有那么大的脸面吗?”

    “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老子当年杀敌时,登州水军的那些家伙还在打渔呢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厢军!”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,此事定然是欧阳修干的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欧阳修上次说他想去登州看看,说那里的海鱼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鱼不少吃,要海参,还有鲍鱼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鱼也有好吃的,细********鱼不好吃啊!真的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题转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开头说怎么做红烧肉,一刻钟后说不定就在扯便秘怎么治疗。

    赵顼满头黑线,只想掀桌子。

    “你太温柔了。”沈安低声道:“你不懂他们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赵顼觉得自己已经很粗野了,“难道还不够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。”沈安走了上前,站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渐渐的嘈杂消散,军队的纪律让这些军士不禁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这是秦臻的功劳,沈安看了他一眼,微微颔首表示认可,然后开口。

    “有些苟日的说咱们是废物,是米虫,不是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的怒吼回荡在金明池畔,“想不想去抽他们?想不想?”

    赵顼看到那些军士的脸上多了红晕,那代表着愤怒。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沈安微微点头,怒吼道:“那就去北方,去用战功来抽他们,把他们的脸抽肿了,不然就割了自己的卵,别说自己是男人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抽肿他们的脸!”

    “草特么的!老子此次非得要杀几个辽人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再捉几头乌龟来送给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待诏,啥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小人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看了赵顼一眼,说道:“准备辎重,三日后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去检查战船,还差什么东西赶紧说!”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将士们有条不紊的各自去了,赵顼沉吟道:“军中不能温文尔雅吗?”

    “温文尔雅,将士们会对你敬而远之。”沈安说道:“所谓的儒将,大多是狗屁,将士们更喜欢和他们打成一片,张口就骂娘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“别相信沙场厮杀还有兴致作诗词,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杀人的念头,出来的诗词你确定能见人?”

    赵顼若有所思的道:“也就是说,那些所谓的羽扇纶巾,大多是虚有其表?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以前的文官下去领军,高谈阔论不说,那自信满满的姿态往往让君王也跟着昏了头。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沈安含笑道:“不管是武安君还是李靖,他们都是和自己的麾下在一起,同吃同住,一起奔袭敌军……包括卫青、霍去病,你可见过谁高高在上,摇着扇子就能打胜仗的吗?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只是后人编造出来的,什么羽扇纶巾,一箭就让你扑街。”沈安讥诮的道:“所以,要想成为名将,第一条就是要和将士们打成一片,否则将士们和你疏离了,你的命令他们可会不折不扣的执行?”

    “吴起……”赵顼脱口而出道:“吴起为麾下的军士吮吸伤口的脓,所以将士效命。是了,要将士用命,不能高高在上,否则下面怨声载道,什么名将……”

    这娃算是领悟了些。

    沈安很欣慰:“当年西北之战,说什么大将抗命,可韩琦等人为何不亲自出征?你不能临战,那怪什么大将违命?”

    不论当年究竟是谁对谁错,韩琦等人不在第一线才是最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想想以后的成祖朱棣,每战必亲临第一线指挥,发现战机后就毫不犹豫的亲率精锐冲阵。

    这才是统帅,韩琦等人若是身处那个时代,大抵也只配给成祖牵马。

    赵顼渐渐的热血上涌,说道:“将来我也要上阵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真心话?”

    沈安觉得这娃大概是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沈安点点头,两人又检查了一番水军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“油来了!”

    一溜大车进了营地,周围有将士在驱赶过来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“闪开闪开,这可是大价钱买来的。”

    油料历来都是奢侈品,普通人家做饭大抵都舍不得放,军中就更抠门了。这些军士眼馋的看着那些油桶,有人嘀咕道:“后面那个好像漏了?”

    “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个军士喊道:“漏油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笑着跑过去,想弄些油加在晚饭里。

    “那桶油不能吃!”

    “那是黑油!”

    有军士骂道:“特么的!那是黑油,吃了要死人的!”

    几个军士不信,其中一人过去,伸手蘸了些那个黑油进嘴里尝了尝。

    “呸!”这军士骂道:“好臭!”

    有不信的又重复了一遍,然后蹲在那里干呕,眼泪汪汪的道:“怎么那么臭?像是臭鸡蛋!真特么的臭!”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那么臭的是什么油?可能燃吗?”

    赶车的军士笑道:“是陕西路来的几个商人带来的东西,说是能燃,燃的厉害,价钱还便宜,他们还点了一下,某想着就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沈安走了过来,军士拱手道:“待诏放心,这油真的便宜,小人不敢贪腐。”

    “某没空管这个!”

    沈安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然后蘸了些黑油送到鼻下,那熟悉的味道袭来,他不禁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担心是幻觉,又嗅了嗅。

    是了,就是这个味。

    当年他闻过,那时候觉得这味儿太恶心人,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可今日他却感动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揪住军士,问道:“那人在哪?”

    军士愕然,“待诏,谁?找谁?”

    “那个陕西路来的商人在哪?”

    沈安的眼睛通红,“找不到就算你谋逆!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敢啊!”军士哭丧着脸道:“那几个商人就在城中,说是卖了这几桶黑油就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沈安松开手,“马上带某去!”

    军士如蒙大赦的道:“小人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家酒肆啊!”

    沈安回身喊道:“小种,去,把邙山军拉进城来,找那几个商人!”

    闻小种近前问道:“怎么找?”

    沈安指着几个军士:“带着走。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的模样有些吓人,几个军士缩成一团,可怜巴巴的看着赵顼。

    赵顼过来低声问道:“安北兄,这些黑油很重要?”

    “是非常重要!”沈安说道:“这是魔火,而且里面有许多宝贝。一句话,找不到这东西,某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沈安说得这般重要,赵顼点头道:“如此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吩咐道:“就说那几个商人惹恼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个好理由,而且他调动邙山军进城忌讳不大。

    

章节错误/欠更/内容违规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