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8章 帝后,战和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

查看最新章节,请加入书签,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。

热门小说推荐: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楚臣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
    赵曙登基之后,一系列的动作都有条不紊。首先是尊曹皇后为皇太后,随后就是高滔滔被册封为皇后,但孩子们却没动静。

    高滔滔一朝成了皇后,依旧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娘娘那边可安排妥当了?莫要出岔子,否则什么脸面都顾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的气场也渐渐威严,宫女们都应了。

    任守忠堆笑道:“圣人,娘娘那边的衣食都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淡淡的道:“要盯着,不许出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摆摆手,室内的人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天气略微凉爽,最是适合睡觉。

    “做了皇后倒是威严了,可却不得自由,想睡也不能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慵懒的半躺在榻上,幽幽的想起了当年之事。

    那一年,年幼的她被带进了宫中,见到了那个同样年幼的赵宗实,然后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
    那次的宫中之行,她得到了未来的夫君,也记住了那些威严。

    “浅予她们呢?”

    她想起了几个女儿,她们天真烂漫,进宫后有些不大自在。

    背后的侍女说道:“圣人,三位小娘子在做针线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嗯了一声,“稍后会册封公主,此后她们的亲事会成为麻烦,大宋……谁都不愿意尚公主,奈何?”

    大宋对外戚的戒备比明朝还厉害,一旦娶了公主,你的后半辈子就混吃等死吧。

    高滔滔想起了沈安,不禁幽幽的道:“可惜了他,不过想来官家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沈安在她的眼中大抵就是最佳人选,只要娶了她的女儿,自然就是一家人。不能任事,但却可以充当智囊。

    “官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有人禀告,高滔滔依旧靠在榻上,说道:“最近累得很,却是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赵曙进来见她躺着,就说道:“去找医官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呢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缓缓坐起来,然后叫人去泡茶来。

    赵曙坐下,看看室内的布置,觉得有些寒酸:“朝中最近最大的花销就是先帝的陵寝,先忍忍。”

    帝王的陵寝就是用钱财和无数人工堆积出来的,按照那花费来计算,若是每年死一个帝王,不必外敌来攻打,大宋就会因为财政崩溃和军队暴动而灭亡。

    在大宋,帝王的陵寝不是民工来建造,而是军队。

    军队在此刻的职责不是保家卫国,而是苦力。

    所以朝中经常呵斥下面的官吏役使军队,这是乌鸦落在猪身上,看不到自家黑。

    高滔滔笑道:“已经很好了。对了,官家登基已久,可宫中却显得有些冷清,您每每回来就看着臣妾,却无趣了些,臣妾想着是不是招募些女子来给官家解闷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盯住了赵曙,在他的眉头皱起来后,就低下了头,不知道是惶恐还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不闷。”

    赵曙皱眉道:“此事以后不必提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从一而终啊!

    高滔滔的嘴角微微翘起,心情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边上的侍女也有些惊讶,眼中多了钦佩之色。

    自古帝王就是高居九重天,威严不可测。

    威严是第一重享受,那种俯瞰众生的感觉实在是太舒坦了,以至于有些酋长会喊出我还想再祸害五百年的话。

    第二重享受就是天下的美女任由自己享用,天下的东西都任凭自己享用。

    是个男人就会憧憬美女如云,夜夜做新娘,可赵曙竟然不想。

    赵曙看着她,眼中多了柔色,“在宫中的那些年,我心中惶然无依,只觉着这宫中就是绝地,能把我冻成冰,只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缓缓握住了高滔滔的手,认真的道:“那时的你就是春天……”

    宫中的冷漠让年幼的他觉得这里永远都是寒冬,而恰好出现的高滔滔就是那寒冬中的一抹春色,让他能坚持下去,直至出宫。

    高滔滔也想起了那些年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同样是无依无靠,宫中的天空就像是井上的天空,她看不到一点自由和希望。

    幸而她看到了同样身处困境里的赵曙,两个孩子渐渐靠近,互相取暖,一起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。

    她反握住那只大手,微笑道:“您也是春天。”

    两人脉脉相对,赵曙低声说了些外面的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辽人大概是要多看看,看看我是什么秉性,若是好欺负,定然会起大军来威胁。他们缺钱,耶律洪基只顾着享受,却忘记了那些享受都需要花费钱粮……”

    高滔滔听着这些事,眼中渐渐多了神彩。

    “西夏人看似很悲痛,可他们的人回去报信跑的太快了些,如今估摸着已经出了西北,可见心急。”

    赵曙的嘴角多了讥讽,高滔滔问道:“官家,他们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为这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赵曙的脸上多了凝重之色:“李谅祚登基至今,西夏国中依旧混沌,那些对头依旧在抱团盯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就该和那些人斗啊!”

    高滔滔把李谅祚的处境换在了赵曙的身上,觉得就该斗。

    赵曙摇摇头道:“内斗只是最坏的打算,打来打去,最后打烂的是自家的东西,李谅祚不傻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高滔滔听出了些煞气,就惊道:“难道他敢冲着大宋来?”

    赵曙笑道:“为何不敢?你别忘了,他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偷袭秦州,若是被他得逞,整个凤翔府都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亏了苏轼。”

    高滔滔对苏轼的欣赏大抵有些粉丝心态,所以提到他就来了精神:“官家,那苏轼可是允文允武呢!”

    赵曙见她急切,就笑道:“知道你喜欢他的诗词文章,不过且看吧。目下我要看看臣子们的建言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他缓缓起身,眼中有些憧憬之色:“这是朕登基后面临的第一次威胁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曙召集了宰辅重臣议事,沈安也在。

    韩琦说道:“陛下,李谅祚是否会入侵不能确定,但若是大宋戒备森严,怕是会被嘲笑。”

    包拯说道:“可被嘲笑总好过被打个措手不及,上次李谅祚偷袭秦州,若非是被发现,西北危矣。”

    韩琦不悦的道:“国事不是街坊打斗,若是能,老夫巴不得整个西北都戒备森严,可老夫是首相,要考量民心士气,还得盯着另一头的辽人,不能给他们可乘之机,这些点点滴滴老夫都要考量,你考量了什么?”

    韩琦这阵子颇为得意,跋扈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包拯被他这话梗到了,却没法反击,一时间大宋第一喷子竟然哑火了。

    “对付西夏人无需考量。”

    曾公亮用那种‘不出老夫所料’的眼神看着出来的沈安,知道老韩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你敢不给包拯脸面,沈安绝壁要出来扫你的面子。

    沈安出班说道:“陛下,李谅祚如今就是困兽,西夏内部的纷争他无法平息,也不敢去平息,否则处处烽烟,他又会担心大宋和辽人趁火打劫,所以他定然会借势。”

    “借势?”韩琦觉得沈安的想法太过幼稚,“他借什么势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沈安笃定的道:“国中有大麻烦,有对头,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外面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你莫不是信口胡说……这是御前,官家没空听你瞎扯。”

    韩琦最近关注的事情有些多,脾气坏了不少。

    沈安没看他,继续说道:“国中有政敌,政敌手中有军队,怎么去削弱他?”

    “大军镇压!”

    韩琦的反应很中原,很儒家。

    沈安微笑道:“为何不对外去解决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韩琦冷笑问道,他觉得沈安是在为了包拯出头。

    沈安说道:“开战!”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殿内瞬间安静,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叫了一下,声音就清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众人都没功夫去看是谁饿了,他们面面相觑,觉得这个想法真的是太疯狂了。

    韩琦说道:“穷兵黩武不会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连曾公亮都不满的道:“为何要开战?一旦开战就是血流漂杵,生民离乱,老夫想到那个场景就心中不忍。你还年轻,莫要被血勇给迷惑了,治国,首要稳!”

    欧阳修干咳道:“那个……大宋和平多年,西夏只是小患,无需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一群宰辅都在反对沈安的这种思想,哪怕对沈安不错的欧阳修和曾公亮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不是私仇,而是在警惕这种激进的思想被赵曙接受,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汉武穷兵黩武,前汉由盛转衰,正是始于他。”

    韩琦的腰杆挺直,目光俾睨的道:“大宋要江山稳固,行事就要慎重,动辄开战何其轻率?”

    沈安有些恍惚,他想起了后来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后来面对着赵仲鍼的积极态度,富弼说道:“臣愿陛下二十年不言兵。”

    大宋的宰辅们忌讳谈动兵,仿佛那就是末世前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起因有两个,一是在几次战争之后,他们对大宋军队绝望了。

    第二个原因就是警惕武人,他们宁可为此现状,也不肯让武人成为主宰。

    想想,若是大宋对外战争时常高唱凯歌,武人们会不会嘚瑟起来?会不会觊觎权利?

    前唐后期和后来的混乱时期中,武人就是这么起来的,然后把文官当做了猪狗。

    那种日子不能再来了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出发去上海,阅文沙龙,新马一周。车上码字,飞机上码字,酒店码字……大家别担心断更。

    

章节错误/欠更/内容违规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