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 天之子,事情败露(为‘墨镜颜’加更)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

查看最新章节,请加入书签,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。

热门小说推荐: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楚臣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
    大宋官家很和气,这就导致了皇城边上的百姓们胆子很大。

    他们的胆子大到什么程度呢?

    “刚出锅的锅贴啊!羊肉馅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小贩无视了军士的警告,把身体探进门里吆喝着。

    里面就是枢密院,再里面就是政事堂。

    你见过哪国的小贩敢冲着最高权力机构吆喝叫卖的?

    大宋的小贩就敢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司马光在井底叫苦,那些人几次拉扯都没救上来,幸而我家郎君……你们该知道的,我家郎君和他不对付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陈洛在传播着自己郎君的功劳,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反应热烈:“是啊,以前就知道待诏和那人不对付。”

    和刻板的司马光比起来,没有官样子的沈安更得他们的喜欢。

    陈洛得意的道:“那司马光浑身臭烘烘的……井底待了好几日,你们懂的……若非我家郎君不计前嫌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得意洋洋的吹嘘,直至边上有人怒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沈安……”

    这谁敢这么大声提到我家郎君的名字?

    陈洛大怒,捞脚挽手的回身,却看到了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司马光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竟然被抓现场了?

    陈洛尴尬了,关键是他给沈安挖了个坑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弄了些人情给司马光背上,这一下全被他整没了。

    沈安急匆匆的出来,见状就皱眉道:“司马谏院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你想恩将仇报?那就别怪我下狠手。

    司马光看了他一眼,眸色平静,然后在仆役的扶持下上了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,真是不地道!

    他见陈洛在强笑,就说道:“要淡定,他发他的脾气,咱们不搭理就是了。记住了,咱们沈家的做人准则就是以德报怨,以德服人,回家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不大对劲,那眼神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沈安心中恼火,等出了这里后,陈洛请罪道:“郎君,先前小人在那里说了司马光的掉井里的话,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沈安这才知道司马光为啥要发飙。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了他在井底臭烘烘的,若非你不计前嫌出手相救……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本来有些人情,可现在人情都变成了仇恨。

    赵仲鍼觉得司马光果真不是个东西,就算是陈洛说了他一些不好的话,可那也是实话,你气个什么?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悄悄的说吗?”

    沈安有些恼怒,赵仲鍼却差点从马背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服气了。

    真的,他自诩腹黑,可和沈安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这人竟然一边和司马光说着路遇危难出手是应当的,背后却让陈洛去传司马光的小话。

    真的是太缺德了啊!

    陈洛低头道:“小人说的口滑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说的兴奋了,可见得意忘形要不得啊!

    沈安不禁惆怅,赵仲鍼问道:“安北兄,先前官家的身体可是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这事儿关系到他一家子进宫的时间,以及他老爹未来接班的时间。

    沈安摇头道:“不是,那只是因为官家不肯再听那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?某都不怕,他难道怕了吗?”

    赵仲鍼觉得赵祯的胆子太小了,还比不过自己。

    沈安笑了笑,笑容有些古怪:“和胆子没关系。帝王别称天子,天子天子,乃是上天之子。老天爷的儿子岂能和普通人一样?”

    赵仲鍼不大理解这种思维模式,直至进了榆林巷才反应过来:“这是把自己当做是神灵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沈安进了家,果果迎上来,说是想吃蛋糕。

    “二梅呢?”

    沈安早就把做蛋糕的法子教给了曾二梅,所以见到妹妹没得吃,心中就是一冷。

    他可以亏欠任何人,但妹妹不行。

    谁敢欺负了她……

    果果还不知道曾二梅身处危机之中,嘟嘴道:“陈大娘说我都胖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才想起自己只许果果隔几日吃一次蛋糕的规矩,就摸摸她的头顶,“这是规矩,你若是每日都吃,用不了多久就会长胖。”

    果果不满的嘀咕着,说道:“还是嫂子好,嫂子对我最好。”

    小女娃的抱怨不能当真,但沈安却因此而想起了小杨妹妹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要成亲了呀!

    哥也算是要在大宋成家立业了,以后再有了孩子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日子,慢悠悠的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汴梁名人的宅子不少,狄青家就是一处。

    那位狄武襄在世时活的畏缩,死后家人倒还算是安稳。

    就在狄家过去不远处就是太学,此刻是午时,那些学生得了空闲,就三三两两的在转悠。

    太学斜对面有家酒楼,酒楼的二楼里,陈钟和一个男子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案几上摆放着几道炒菜,让那个男子不大适应。

    “以前总是摆满了菜,如今就是几道……阿郎,这炒菜还真是妙不可言啊!”

    这是大宋话,听着没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陈钟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如何?那边可有回复?”

    男子放下筷子,恭谨的道:“那边说……已经成了,此刻弄不好就在围杀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钟举杯喝了一口,脸上多了一抹红晕,然后微笑道:“某看他此次……怎么死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低笑道:“那些乡兵若是在那边全军覆没,沈安会肉疼吧,阿郎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陈钟给自己倒了酒,仰头喝了,这才呼出一口郁气,问道:“可遇到人了?”

    男子摇头,迟疑了一下后说道:“有个人看到了小人……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陈钟的面色一变,差点把酒杯给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的面色也渐渐变了,变得有些惶然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闪烁:“阿郎……那人不认识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钟收了怒色,淡淡的道:“此事之后你且安心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灭口!

    男子面色惨白,眼中有些厉色闪过。

    “别想跑,不想一家子倒霉就乖乖的,那样你死了之后,你的家人还能活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钟的声音就像是来自于地底,让男子的身体不断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一眼,从陈钟的眼中只看到了冷意。

    “阿郎……”

    陈钟冷冷的道:“赶紧说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拿起酒壶,仰头就开始灌。

    此时陈钟的眼中才多了惶然之色,等男子放下酒壶后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个泼皮,认识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西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在家里坐困愁城的陈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那泼皮应当是想勒索些好处,可人却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陈钟派人去寻找让那泼皮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钟在喝酒,从中午开始他就一直在喝酒,喝的眼睛发红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看着仆役,冷冷的道:“他可知道某的仇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仆役摇头,这是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陈钟看着他变色的脸,叹息道:“某一生与人为善,仇人没有,唯一的一个却是对头,咱们无数人的对头……”

    他喝了酒,然后低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从低到高,渐渐的带着些疯狂之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杨妹妹今日令人送来了一张手帕,却是送给果果的。

    果果拿着手帕说漂亮,陈大娘无意间说她以后也得学,果果就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呀!”

    她研究了半天,脑子里几乎全是浆糊。

    怎么绣的呢?

    小女娃自然是不懂的,于是她就习惯性的去问自家博学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绣花?”

    沈安接过手帕,看着手帕上的那三朵花,不禁忧郁了。

    这个不会啊!

    沈安傻眼了,可却不能在妹妹的面前丢人,就忽悠道:“这个就是绣花,等你嫂子进了门,就让她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给谁绣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给哥哥!”

    自家妹妹……不,在沈安的心中就是自家的闺女,果果若是要学绣花,当然是只能给家里人做。

    随后他和妹妹认真的研究了那三朵花的绣功,顺带还杜撰了一番绣工的南北流派,让果果不禁赞美着自家哥哥的博学。

    就在兄妹俩其乐融融时,王天德顶着个大肚子来到了沈家。

    “安北……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愈发的浑厚了,但沈安一见到他的肚腩,就想起了下面的黄色板油。

    “老王,该减肥了!”

    他语重心长的劝了劝,王天德却笑道:“且等哪日掉进井里出不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去!司马光掉井里去的消息竟然传遍汴梁了?

    沈安丝毫没有内疚的情绪,说道:“咱们的生意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天德赞道:“上次你让人换了些瓶子,啧啧!那些外藩商人拿回去售卖。果然,那些权贵都看上眼了,这不一下子就售卖一空。如今那些人整日就盯着城外的作坊,只要出了货就争相抢购。安北,形势大好啊!某现在就担心那些商人会忍不住进去窃取配方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沈安一眼,见他面无怒色,就叹道:“这次邙山军全部出动……安北,庄子上那些人看不住啊!”

    沈安的眸色一冷,问道:“可是有人盯住了作坊?”

    邙山军此行凶险,沈安自然不会保留实力。若非是担心违规,他连折克行都会派出去。

    王天德摇头:“暂时没有,不过老夫行商多年,深知财帛动人心的道理。为了钱财,那些人就敢铤而走险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儿是有些麻爪。

    沈安想了想,“无事,某让遵道去寻些人,好歹暂时看着作坊。”

    这是应急的法子,等邙山军回来后,还得让他们继续保护作坊。

    但从长远来看,扩编邙山军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“等再看看吧,若是有适合的人选,到时候邙山军也能增加些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折克行就利用在殿前司的关系去找了十多个大汉来,沈安给了重酬,这些人都拍着胸脯说作坊在人在,作坊不在他们就不在。

    王天德就带着这批人去了城外的庄子。

    “邙山军应该到辽境了吧?”

    孤军深入的邙山军太危险了,哪怕黄春有趋利避害的本事,可沈安依旧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折克行推算了一下,“若是路上没耽误的话,应当是到好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某这里倒是有些坐立不安,可惜没有占卜的本事,否则定然要测算个凶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安继续等待,可城外却发生了些事。

    “郎君,昨夜城外的庄子有人潜入,在被发现后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艹!

    “真有不怕死的?”

    沈安怒了,起身道:“遵道,咱们去城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更送上,晚安。

    

章节错误/欠更/内容违规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