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章 老夫不会给钱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

查看最新章节,请加入书签,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。

热门小说推荐: 雄霸天下 大文豪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楚臣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
    房间的角落里有几大捆粗大的箭矢,这些箭矢用火药驱动。计算好引线长度后,可以作为土导弹使用,到时候再用陶罐炸弹炸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他找到了撬棍,撬开了几块木地板,再移开下面的一大块木板,下面就露出了一个黑压压的洞口……

    这是乡兵们历时许久才挖出来的地道,直通街对面的人家院子里。为了不被人察觉的运出那些泥土,沈家的大车借着送给养的借口来回进出,一直跑到上个月,才运完那些泥土。

    沈安盘恒良久才出去,果果却在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沈安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果果看着很是纠结,低着个头,闻声微微抬头看了哥哥一眼,嘟囔道:“哥哥……我错啦……”

    小小的女娃站在那里很是柔弱,还不时抬头偷瞥一眼,见哥哥只是含笑,眼中的内疚就渐渐变成了委屈。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?”

    沈安走过去,右手垂下,果果也习惯性的牵住哥哥的衣袖,点头道:“嗯,哥哥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菜蔬会变成小黑妞……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全吃菜蔬也不成,全吃肉也不成,所以咱们要一半的一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听闻沈安的心胸还是颇为宽广的,而且极有耐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待那些人都极为和气,可见这人骨子里就是个服软不服硬的,咱们只要说些好话,难道他还能硬顶着?”

    “是了。一个年轻人能有多少城府?稍微服个软,这事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权贵们今日算是倒了血霉,连续被抽了几次,简直就是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于是有几个心思活络的就想着来试探一下沈安,好歹先把自家子弟的附学资格解决了再说。

    这世间的人大部分都服软不服硬,所以他们觉得此行会很顺利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沈家,敲开门之后,庄老实却把头抬得老高,眼睛几乎顶着头顶上,就这么俯瞰着他们,倨傲的道:“且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竟然这般倨傲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管家,竟然敢藐视我等?放肆!”

    等庄老实进去后,几个权贵怒不可遏,但却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,只是抱怨一番。

    只要解决了此事,以后收拾一个管家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?

    所以他们抱怨了一阵,等看到庄老实再次过来时,都露出了矜持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家郎君没空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庄老实不等他们愤怒,就说道:“关门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大门关上,几个权贵面面相觑,然后愤怒渐渐升腾。出了榆林巷之后,就一路骂着,去寻酒楼喝酒。

    “这是得意忘形啊!”

    “谁说他心胸宽广的?还说什么服软不服硬……这小子是软硬都不吃!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!这人下手还够狠,比咱们都狠!”

    “这边怕是不成了,咦!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曾公亮?”

    “曾公亮回京了,啧啧!沈安都到多久了?他这才赶到,这是一路夸功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沈安一巴掌把权贵们扇的晕头转向之际,曾公亮风尘仆仆的回京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是一路夸功,得意洋洋,可在看到京城城墙的那一瞬开始,曾公亮的脸上就多了冷色。

    嘚瑟只会让人失去警觉心,从而在争斗中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韩琦,老夫来了!

    他一路进宫,发现那些人都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难道老夫又变得越发的有风度了吗?

    他摸了一把脸,却只摸到了尘土。

    为了加深风尘仆仆的印象,他已经三天没洗脸了。

    见到赵祯时,曾公亮感慨万千的道:“陛下,您瘦了。”

    赵祯摸摸自己的脸,欣喜的道:“怪不得我最近觉得身体轻了些。”

    他欢喜了一下,然后叹道:“曾卿却黑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忠珩觉得这种远行归来的互相慰问方式有些让人难以接受,味道不对。

    君臣俩相互恶心了对方一阵,曾公亮照例说了此行的战事,以及后续的处置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些俘虏都交给了广南西路,萧固他们要修路,说是要把通往汴梁的路修的更宽更平。”

    曾公亮此行归来后,赵祯发现他更从容了些。

    这是杀人杀出来的从容吗?

    他还在想着曾公亮杀人的事儿,曾公亮却开始了夸赞沈安。

    “……官家,此子于战阵有天赋,两次转折均是他率先察觉出来,并能及时应对,这才导致交趾人的伏击失败。最后他更是亲自冲阵……陛下,臣在想,二十年后的政事堂也该多一个年轻俊彦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现在十七岁,二十年后三十七岁,按照宰辅的年龄结构来看,堪称是少年封相。

    他此行归来,目标就是次相,所以胸襟必须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再说我老曾都是六十岁了,二十年后不死也得致仕回家,所以此刻给沈安做个人情,以后好歹子孙也能有些好处。

    赵祯抚须微笑道:“是这样。曾卿也不容易,竟然持剑杀敌……我听闻后心中颇为担忧啊!”

    啥米?

    曾公亮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,然后强笑道;“官家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不是交代过沈安,让他别把那事儿说出来吗?

    文官杀敌本就是异端,关键是老夫一剑竟然没砍死人,还差点被人反杀……

    这事儿丢人啊!

    赵祯赞许的道:“曾卿谦逊,此次西南大捷,你功莫大焉,且回家好生歇息几日,稍后自然有赏赐……”

    他饱含深意的点点头,曾公亮心中一喜,就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等出了宫中后,随从问道:“阿郎,可是要回家?”

    曾公亮摇头:“去沈家。”

    那小子坑了老夫一把,不找他的麻烦老夫心中不爽。

    等到了沈家后,沈安却去了出云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云观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炼钢工地,几个‘炉子’齐齐摆着,火焰若隐若现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刺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道兄请看。”

    舍慧拿起一根钢棍,又拿了一把厚重的长刀劈砍着。

    钢棍上留下了不少痕迹,但痕迹不深。

    舍慧越发的黑了,不过精神很好。

    沈安赞道:“看来进步不小啊!回头枢密院那边怕是要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舍慧就摇头,没心情。

    舍情干咳一声,说道:“道兄,欧阳修来过……见了那钢之后,就让给配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了?”

    沈安差点想打人。

    舍慧说道:“给就给吧,只是师弟却说要等道兄做主,欧阳修那边恐吓也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舍情不满的道:“道兄投了好些钱粮,枢密院一文钱不给就想拿了去,贫道却觉得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沈安心中一松,赞道:“就该这样,回头欧阳修再来,就让他去沈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欧阳修的到来比沈安想象中的要快。

    就在沈安想着自己出门违反了禁足令,会不会被收拾时,欧阳修来了。

    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,晒得一切都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蝉鸣声中,欧阳修怒道:“这是为了大宋,有了这等好钢去打造刀枪,大宋会在面对外敌时多出些胜算。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而你一直在说为了大宋什么都舍得……这个为何舍不得?”

    老欧阳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,怒不可遏的模样能吓尿人。

    “欧阳公……要舍得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却很淡然的道:“那出云观炼钢是某出的钱粮,出来的钢铁大多给了三司……还有舍得什么?配方?”

    “对,配方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在等着沈安忏悔,在他看来,若是大宋需要,他欧阳修连家都能舍得给,现在不过是个配方而已,沈安这是在犯糊涂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问道:“某不差那点钱,某也不是守财奴,这一点那些捐赠可以担保。可若是就这么给了,那某敢问一句,以后谁还敢去琢磨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“狭隘!”

    欧阳修的目光绝对不够长远,不然当年也不会当了猪队友,所以他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老夫从未见过如你这般聪慧的年轻人,你的未来不可限量,但你得先学会谦逊,学会顾全大局,否则你的才能越出色,你的未来就会越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德不配位吗?”

    沈安问道。

    所谓的德不配位,历史上比比皆是。按照唯心的说法,就是你的德行配不上你现在的地位,你不赶紧悔悟,迟早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欧阳修一怔,然后微微点头,然后说道:“老夫不会给钱!”

    他气冲冲的走了,庄老实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郎君,欧阳修若是怒了……他的好友知交遍天下啊!”

    没人愿意去把欧阳修往死里得罪,就是怕他的那些人脉。

    老欧阳在这些年里结了不少善缘,若是他真要怼人,那人大抵就得做好臭名昭著的准备。

    沈安压根没在意这个,“怕什么?当初不肯给钱,这时候想来摘桃子,哪有这等好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欧阳修气咻咻的去找到了包拯,老包自然是帮亲不帮理的代表性人物,结果两人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他不忿的去找到了刚回京的曾公亮。

    老曾才得了休假,正在家里挺尸,听到他来了,就穿着内衣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“古人有倒履相迎,今日有曾相解衣待客,老夫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的话让曾公亮有些囧,等坐下后,欧阳修把和沈安交涉的过程说了,“……那年轻人钻到钱眼子里去了,让老夫失望之至……曾相,你得出面……你和他在西南有了交情,此事得你去,否则枢密院到哪找这笔钱去?”

    不是老欧阳不肯给钱,而是现在的大宋就是个浑身窟窿眼的半残废,有点钱都从这些窟窿眼里漏掉了,还不够。

    曾公亮一怔,然后笑道:“永叔,此事却是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怒道:“老夫误会了什么?老夫都说了不会给他钱……”

    曾公亮满脸黑线的道:“枢密院要配方是公事,他沈安资助出云观是半私半公,若是不给钱就拿了……此次西南之行老夫对沈安有些了解,若是不给钱,他铁定会丢掉出云观,谁爱管谁管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他真是不理解,而且还很不满。

    合着我老欧阳为枢密院省钱省错了?

    曾公亮沉声道:“规矩!”

    “规矩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曾公亮解释道:“原先枢密院没给钱,现在却想去拿好处,按照某对沈安的了解,他会愤怒,若是强行拿了他也不会阻拦,但此后出云观和他再无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初第一天,恳请大家把保底月票投给大丈夫。

    

章节错误/欠更/内容违规/点此举报